商业银行贷款越来越难满足企业的胃口

2020-06-23 06:54

但我不敢苟同这样的看法。债券发行主体的行为,不管是谁都与社会构成了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一旦债务发生风险,不管是银行还是企业或承销机构,它们都将面临挤兑,并引发社会事件,而最终都将由政府出面解决问题。

更重要的是,当直接融资市场瘫痪之时,谁来继续担当企业融资主体?金融危机过程中我们看到,当美国的债务市场停摆、股票市场暴跌之时,整个社会经济窒息。而当政府出手救助,并试图通过救助推动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之时,几乎所有银行的回答都是“no”。而它们愿意干的事情只有一个:拿着新钱继续炒。这也是美国金融市场再现红火,但实体经济恢复缓慢的关键原因。

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银行这一传统金融工具不能丢。尤其是它作为国有经济主体基石,在特殊情况下,必须有能力发挥特殊的效用。这也是国家金融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银行经营存在问题是机制问题,而改革的关键在于理顺和强化机制。但不能因为这样的问题就抛弃它,而走向风险更大、更烦躁的金融模式。(作者系cctv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)

日前,国家发改委下发了《关于简化企业债券申报程序加强风险防范和改革监管方式的意见》,再次放松了企业债发行要求,鼓励开展债券再担保业务,强化中介机构责任和信息披露,并对小微企业增信集合债券的发行进行了明确。业界人士普遍认为,中国企业债发行节奏有望进一步加快。

这样做利弊如何权衡?主张间接金融转向直接金融的人认为,银行太大,大而不倒,政府总要为经营不善的银行买单,这不符合金融市场化的要求,而且也间接危害百姓利益。同时,直接金融最大的好处在于,投资者必须自己承担债务风险,而不是过去那样,负载在银行身上,而实际变成政府责任。

从当下的趋势看,商业银行贷款越来越难满足企业的胃口。第一,由于存款端的资金稳定性越来越低,期限越来越短,这使得商业银行贷款难度大幅增加,存贷款期限错配风险越发严重,这迫使银行放贷越发审慎,而更加偏向3个月、6个月的短期贷款;第二,以短期而不稳定的存款资金,去面对较长期限而必须稳定的贷款,加大了商业银行负债与资产的管理成本,大大提升了流动性管理难度,从而弱化了为企业提供有效服务的能力和效率。

更重要的是,上述情况使商业银行的生存环境处于恶性循环之中。随着债券市场的不断发育,一定会对银行贷款构成“挤出效应”。

一些经济学家认为,这没什么不好。这恰恰是中央多年来一直努力构建直接融资市场,以改变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结构的必然结果。说得对,也是问题的要害。其实,美国早已是这样的金融架构。而我们这些年的金融改革正是学习美国,逐步让金融结构向直接金融发育,而相应弱化以银行为主体的间接金融方式。